內容行銷101﹕致我們終將逝去的中國語文

中國人引以為傲的語文和文化,我看實在有點危危乎。由簡體字的推行、新辭彙的夾雜和外來語的盛行,最終將走向何處,實在令人心寒。

話說,某國際4A公司委託我們發放香港地區的新聞稿,發來的稿件由上海總部的員工翻譯及撰寫。我一看內容,幾乎沒被嚇暈。站在內容行銷的角度,先不說稿件的內容空洞和乏味,完全不考慮新聞的角度和價值,只顧自說自話。我今天只想單單說些語文上的問題。

以前一直說國內學生的語文水平較香港的為佳,這是因為我手寫我口,這也是為甚麼香港近年會在中小學推廣以普通話教中文的緣故。多年來,我也一直盲目地覺得國內人的語文水平理所當然地是高過我們,因他們文史根基又扎實,一出手又豈是香港人可比擬?

怎知,多年來從未和國內專業從事文字的人員交過手,這次交手實在令我「刮目相看」首先,標點符號全是錯的,全是英文的格式,很明顯是由英文版本照抄過來而沒有更正;然後是文句的通順,那些「的的了了」全部放在錯誤的地方,簡直不敢相信出先專業文字者的手筆;再來是用詞方面,一些太通俗的字眼如「含金量」、「給力」等,根本沒可能出現在正式的新聞稿中……我絕對是大開眼界。

結果,我們要對照英文版本和查找網上的資料,從新理解、翻譯、撰稿。其實,可以的話,我寧願由零做起,一手一腳地撰寫稿件,而不是中途接手,將一件簡單的工作變成繁複而又令人嘆氣的工作。

希望我遇到的現象只是偶然事件,而不是廣泛情況,或者,就像五四時期一樣,在無數的變化和新意念的融合下,正醞釀着一場更大的文化衝激新浪潮。不管怎麼說都好,很明顯,新一代的文字和文化正在悄悄替代舊的,無論是好是壞的轉變,都將無法回到從前。

MBA課程如何運用內容推廣?

教育機構不是補習社,未必可以好似那補習天皇天后般宣傳,而更進階的課程用同一手法有機會令人感覺低俗,所以一定要好好運用內容行銷去達到宣傳效果,一來較為軟性,二來更易建立權威性。

朋友是一間玻璃廠的老闆,生意做得火紅,中國很多大型的商場或商廈,整幢的玻璃幕牆都是他們家做的,賺得第N桶金後,他們又屯積買屋,在大埔一幢幢的村屋買來變身成「單幢屋」,再翻了數倍賣出,幾個來回,才數年工夫,他們就由「小康」變身成「富豪」了。榮升富豪後,朋友想更上層樓,就詢問我關於進修的事情,打聽哪間大學的MBA課程值得一讀。

老實說,要講管理、營商、策略和實戰,朋友可能比起大學教授還要厲害,根本毋須多此一舉。不過,說到建立人際網絡,這些動作就大有幫助。因此每年各間大學都出盡法寶,來為每年每個頭十多廿萬的學費爭相出力。其中理大的DBA課程及科大的MBA課程,就曾找過我們為他們採訪和撰寫一系列宣傳文稿,通過訪問畢業生來達到宣傳效果。不少畢業生多是企業或大公司的管理層,在行內叱吒風雲,而通過這類高階課程,不但擴闊了人脈關係,更令自己沉澱下來,重新審視過往的經歷,整理好思維和心情後,事業自然可以再上層樓。通過畢業生的訪問,以學生的特殊地位和經驗,來烘托出課程的強勁和物有所值。

以內容作為推廣手段

以這種軟性的人物訪問手法來推動公關力量,繼而達到宣傳目的,我覺得實在是上上之策。既可以化宣傳於無形,不會太過著跡,解除顧客的心理防禦線,又能保持矜貴姿態,不會因為宣傳而放下身段。加上被訪者的身分和地位,就更是錦上添花。當然,這種手法,是有限制的,既要有相當質素的受訪者,又要有夠水準的採訪和文字,加上受眾準確的平台,絕對能輕易拿下像我朋友這一類的「顧客」,成功賺取每年十多廿萬的學費,為社會培養更多精英。

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
Theme: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.